如何获得硅谷的支持?希拉蕊给出了满分答案

     
如何获得硅谷的支持?希拉蕊给出了满分答案

美国总统大选两党候选人希拉蕊·柯林顿(Hillary Clinton)和唐纳·川普(Donald Trump)刚结束了首场电视辩论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和各大主要电视台都进行了直播。

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硅谷科技企业和公司大老几乎都是一边倒的支援希拉蕊,因为希拉蕊之前所表达的执政理念,已经非常明确表示出自己对于科技创新、资料加密、智慧财产权以及科技教育等方面的支持。

今年 8 月,贾伯斯的遗孀劳伦娜‧鲍威尔‧贾伯斯(Laurene Powell Jobs)为希拉蕊展开一次筹款活动,并成功从 20 名参与者处筹得了 400 万美元。库克也曾自掏腰包出资 5 万美元助力「希拉蕊胜利基金」(Hillary Victory Fund)的筹款活动,此次活动有 3 个不同的捐款金额,分别为 5 万美元、1 万美元和 2,700 美元。

相比之下,川普在科技界的人气则非常低,目前公开支持川普的科技界代表人物仅有 PayPal 联合创始人、天使投资人彼得‧泰尔(Peter Thiel)。而且,之前就有数十名科技界领袖联名发表公开信,谴责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表现出的反创新态度。他们在信中称,川普当选总统将成为「创新灾难」,威胁美国蓬勃发展的科技经济。

支持资料加密与隐私保护,希拉蕊观点「很硅谷」

应该说,希拉蕊此番能够获得科技界的广泛支持,主要得益她于 6 月份在竞选官网 hillaryclinton.com上公布的「希拉蕊·柯林顿关于科技创新的倡议」(Hillary Clinton’s Initiative on Technology & Innovation)。这份倡议书洋洋洒洒几大页,涉及了不少备受科技公司关注的话题,而且也与苹果资料加密和隐私保护政策上的态度保持了一致。

「希拉蕊·柯林顿关于科技创新的倡议」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「在鼓励创新的同时致力于保护个人隐私」,而这与之前苹果一直宣导的观点几乎不谋而合。比如,希拉蕊坚持认为「保护美国公民安全」和「保护隐私权利」并非单选题,这样的言论几乎同库克在对抗 FBI 时候的论调一模一样。

今年 2 月,川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,自己在当选总统后会要求苹果在美国生产 iPhone,而不是在中国。同时,他还提议在苹果按照政府要求开发全新系统前全面禁售该公司产品,并认为苹果拒绝与 FBI 合作破解加州圣博纳迪诺郡(San Bernardino)血案其中一名枪手的手机,是自己的行销策略之一。

如何获得硅谷的支持?希拉蕊给出了满分答案

川普号召抵制苹果。

在此之后,苹果就明确表示不会为川普的竞选活动提供经济或者技术支持,但该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不认同川普在少数名族、女性和移民政策上的看法,而没有提及有关隐私和资料加密等话题。

当然,苹果不能代表整个硅谷,但联想到之前苹果与 FBI 大战时,硅谷大老一边倒支持苹果的情形就不难发现,希拉蕊在资料加密与隐私保护上的态度,不单是迎合了苹果,而且是整个硅谷。

重视 STEM 人才,希拉蕊的竞选计画成硅谷「愿望清单」

今年 6 月,希拉蕊在其竞选官网上发布了「希拉蕊·克林顿关于科技创新的倡议」(以下简称「倡议」),外界分析认为,这份「倡议」读起来几乎就像是硅谷的「愿望清单」。

如何获得硅谷的支持?希拉蕊给出了满分答案

「希拉蕊·柯林顿关于科技创新的倡议」。

美国风险投资协会主席兼 CEO 鲍比·佛兰克林(Bobby Franklin)表示:「毫无疑问,希拉蕊的科技议程中包括了很多好东西。如果细节像蓝图这样美好,我们将积极支援希拉蕊政府的这些议程。」

在计画中,希拉蕊承诺 2020 年为所有家庭提供高速网路服务、减少监管限制、支援网路中立规则(禁止网路供应商拦截内容)。希拉蕊还提议投资电脑科学、工程教育、扩展 5G 行动资料,在更多机场和车站提供便宜的 Wi-Fi 网路,将绿卡附在获得 STEM 学位的外籍学生毕业证书上。

自欧巴马执政以来,美国政府对 STEM 教育(即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的教育)的重视程度又提升了一级。而这次的「倡议」中,第一条就提到了对电脑科学及 STEM 教育的扶持:「要让每一名美国学生都有机会学习电脑科学」、「私营企业和非营利组织要在 10 年内培养 5 万名电脑教师」。

希拉蕊对 STEM 人才的重视也体现在她在移民政策方面的主张。她在「倡议」中表示,「我们往往把那些由我们学校培养起来的海外人才送回家乡,而不是让他们留下来为我们的经济出力。」今年 7 月,希拉蕊竞选团队公布 STEM 人才毕业即获绿卡的提议,在各大科技媒体上造成讨论,为美国 STEM 领域「支柱」的中印两国人民则欢欣鼓舞。

不过,希拉蕊关于 STEM 毕业自动获绿卡的豪言也遭到了质疑。比如有人认为,科技公司一旦发现可以以更低廉的价格雇佣优秀的海外应届生,这些「小鲜肉」很快就会取代老员工,带来年龄歧视问题,对科技界的工资水準也会造成冲击。

硅谷 Fenox Venture Capital 的 CEO 安尼士‧吾札曼(Anis Uzzaman)表示:「她所提议的这些野心勃勃的计画或许无法马上落实,但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」

科技范儿原是希拉蕊竞选团队的基因

根据《Wired》杂誌之前的报导指出,希拉蕊现在已经拥有了一支由 50 名专业的程式设计师和开发者构成的技术团队,相当于一家小有规模的硅谷科技创业公司。而且,他们原本大多任职于 Facebook、Google、Twitter 等一些大型科技公司。

如何获得硅谷的支持?希拉蕊给出了满分答案

希拉蕊和她的竞选团队。

事实上,在大选中重视技术并非是希拉蕊最早做的事情。早在 2012 年欧巴马竞选时,民主党的竞选团队中就吸纳了一批有类似特质的科技人员,他们开发了一套资料库 Narwal 用于管理投票情况,同时通过选民资料来反映大选的竞选趋势。

根据 Deeperblue 展开的调查显示,希拉蕊的这支超级科技团队在成立至今的一年半之内,开发了大约 50 项后端框架、服务于 20 个前端应用、建立了 237 个 Github 专案、维护了一个为资料科学家和分析师团队服务的密集型资料仓库。

此外,希拉蕊的技术团队还能应对一些突发的技术问题。2015 年,联邦竞选委员会报告竞选筹资截止日当天外部电邮系统突然崩溃,但希拉蕊的竞选团队在 4 个多小时内就成功搭建了一个临时电邮系统 Balloon 应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危机。

Deeperblue 还对比分析了两党候选人的竞选网站,希拉蕊的竞选主页流量从 2016 年 2 月以来一直在稳步上升,而川普的网页在初期佔有流量优势的情况下,突然在 5 月中旬下降,最终被希拉蕊超过,而 5 月一向是两党党内竞选的关键月份。

在希拉蕊竞选团队中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就是她的竞选 CTO 史蒂芬妮‧汉农(Stephanie Hannon),她也是美国大选历史上第一位女性 CTO。汉农之前是 Google 的一名产品总监,在《Wired》评出的「20 位影响 2016 年大选的科技人物」中,汉农名列第四。Google 董事长艾立克·施密特排第一,而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女性 Facebook COO 雪柔·桑德伯格甚至都排在了汉农之后,名列第八。

出任希拉蕊 CTO 之后,汉农更加频繁参与讨论女性职业的相关活动,并参与起草了「希拉蕊·柯林顿关于科技创新的倡议」。也正是由于这份议程,希拉蕊被《Wired》杂誌称做「史上第一位整体规划科技发展战略的总统候选人」。

在另一方面,川普所带领的共和党在技术上一直没有什幺动作。川普的策略是将重点更多地放在电视台和社群媒体,比如 Twitter 这类社群平台来传递自己的价值观。